首页 官妖 下章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阴谋
两个小伙子对荆沿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果然荆处长能干到今天的地步,绝非侥幸也不是靠关系,那是真才实学啊!

 一想到很有可能今天晚上要立大功,两个小伙子精神这份的领命而去!

 两人走后,荆沿打了个电话给公安部缉毒局局长陈君,也是他最敬佩的领导,恭敬的表示:“陈局,已经按照你的指示去布局了,这招暗度陈仓非常巧妙,我有预感,对方已经快坐不住了,如果要接触那三个人,应该就在未来二十四小时之内!”

 荆沿对陈君已经是心服口服了,这个老领导看上去就是个娇滴滴的文艺女青年,实则是一名有勇有谋的虎将啊!多次深入一线与贩毒分子展开生死搏斗,屡立奇功不算,具体到破案也非常有谋略,这次的计策其实就是来自陈君手笔!

 只是荆沿处长不知道的是,陈君挂了电话后,看着身边一个笑嘻嘻的美女,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道:“心怡,我盗用你的计策,会不会不太好啊,我觉得…”

 坐在她身边的正是一脸文静样子的方心怡,她刚好来京城外部开会,所以顺便就去陈君那里坐了坐,听到了黔周的事情后,方心怡顺口就说了刚才那个计策。

 方心怡完全不在意的样子,笑呵呵道:“举手之劳而已,我要这个功劳干嘛?我又不是公安战线的,我坚持让你和公安部沟通,让荆沿下去。自然就是为了让他去立功为以后提拔打基础的,又不是让他去那个坑里栽跟头的。所以我自然要负责到底的,你放心。听我的没错,一定能把企图陷害我老公秘书的家伙给揪出来!”

 陈君用力的点点头,方心怡突然优雅的一笑,上下打量了陈君一番后道:“小君啊,我说你这缉毒局局长也立了很多功劳了,虽然你年纪确实轻了点,但是按理要个副部级不过分啊,你该谋划谋划了…”

 陈君眼睛一亮,有些苦恼道:“心怡。我也想啊,问题是我们公安部副部长编制都满的,而且我们公安部有二十几个局,每个局都有局长,就我资历最浅,这难度也太高了啊!”方心怡微微一笑,她喝了口咖啡,淡淡道:“没有困难那叫水到渠成,有困难才需要谋划。如果小君你信得过我,就交给我来办好了…”

 陈君老老实实的嗯了一声,虽然方心怡年纪比她小了四五岁的样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面对方心怡的感觉就好像面对一个经历过大风大。充满了睿智的官场高人,她仿佛一汪大海,深不可测!

 黔周。省厅招待所里,荆沿刚刚睡下没有多久。电话就响了,来电的是他带来的两个小伙子之一。

 后者在电话那头有些激动的道:“荆处长。刚才审讯室突然断电了一下,整个全黑了,虽然一分钟后备用电源启动,很快恢复了电力,但是我因为荆处长您关照过,虽然没有进审讯室,但一直在门口,断电时候我就用耳朵贴在门板上听,刚好听到马朋朋好像趁这一分钟时间对那三个人说了几句话!虽然没有听清楚,但是马朋朋很可疑!”

 荆沿大喜道:“好,好!这样子,想尽办法让马朋朋在审讯室多呆一会,不着急,沉住气,明天一早我去接班后,你和小王两人贴身紧跟他!”

 那小伙子显得很兴奋的样子道:“好好,荆处长,我真的特别崇拜您!”

 荆沿老实道:“不瞒你说,这一招来自陈局长,你要崇拜就崇拜她吧…”

 那小伙子一脸向往的样子喃喃道:“陈君局长!我们公安部的偶像级人物啊…难怪难怪…”

 第二天一早,荆沿睡了个好觉,他和王回归一起接替了熬了一宿的马朋朋,后者交接时候笑呵呵的向两人招呼了下,还和荆沿用力的握了下手。

 荆沿淡淡的来了句:“马队长,辛苦了!”

 然而马朋朋显然是没有听出荆沿的话中有话,他绝对没有想到的是,他一走出审讯室,身后有两个人紧紧的跟了上来。

 马朋朋走出公安厅,来到了一个无人之处,迅速拿出手机拨通了邵义俊电话,他语速飞快的代道:“邵厅长,事情我办妥了,我已经告诉了那三人,他们的家人和女友都被控制了,要不要代他们自己考虑!我想他们应该已经明白了事情的轻重,反正劫财劫还未遂的远远罪不至死,判个几年就出来了,有我们帮忙,减刑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对面传来邵义俊压抑的声音道:“恩,这事就到此为止,你不用做更多了,以免你自己被暴,接下来让他们努力去查吧。”

 马朋朋笑道:“邵厅放心,我这事做的很隐蔽,没有人会注意到的…呵呵,我办事,你放心!”

 说完他挂了电话,一脸得意的刚要回家,突然斜刺里冲出来两个人,迅速控制住了他,马朋朋刚大叫道:“你们什么人!光天化之下…”

 突然他不说话了,因为他发现这两个人他认识,正是荆沿从公安部带来的两个小伙子!

 其中一个淡淡的道:“马队长,不得不说一句,你太自信了…我们可都注意到了你的举动,刚才电话我们都听到了,现在能否请你陪我们回一趟省厅接受下问话?”

 而另外一个直接夺过了他手机,看了下通话记录,笑道:“邵义俊…原来如此…”

 马朋朋被这突然袭击吓得都傻掉了,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被空了一般,一股就软到在地,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最后还是两个小伙子连拖带拽的,像拖一条死狗一般将他拖回了省厅。

 为了不打草惊蛇,荆沿最后电话要求两个小伙子把人带到招待所,这次他只通知了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厅长高小云一个人,这也是为官的哲学之一,毕竟荆沿是京城下来的,不能抓到了线索完全撇开黔周当地公安同志,但是级别低的找来说不上话,而且也信不过,干脆一个电话把高书记请了过来。

 后者电话里得知原来自己的公安厅里有内鬼后差点没有被气晕,这让他在公安系统里的老脸往哪里搁啊?!

 他发疯一般冲到招待所,看到死狗一般瑟瑟发抖不停冒着冷汗的马朋朋,高小云想都没想,他面目狰狞的抡起手啪啪啪先是几个嘴巴子了过去!

 一边他一边嘴里大骂道:“我让你害我!让你当细!知法犯法!老子这就一毙了你!”

 这一幕让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伙子看到目瞪口呆,他们毕业后一直在京城公安部,还真是不知道地方上是怎么样子的…

 最后还是荆沿连连劝说才让堂堂省委常委稍微冷静了点,他小声告诉高小云,和马朋朋接头的是一个邵厅长,他对黔周干部不熟悉,所以暂时还不知道是谁,我们一起审问下吧。

 不料高小云想都不想道:“荆处长,不用审了,我们全省只有一个邵厅长,还是刚刚任命的,不就是邵义俊嘛?!王八蛋!我明白了,肯定是他因为没有谋取到交通运输厅副厅长一职,对刘部长打击报复!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

 荆沿哦了声,虽然事情过于顺利,让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最终没有说什么。

 高小云到底是省委常委,他的活动能力哪是一般人可比,直接一个电话向沈重放汇报了案情的重大进展,随后老书记一拍桌子,立刻让钱达仁去控制住了邵义俊,同时对马朋朋采取行动!

 接下来黔周省的纪委和政法委系统高速运转起来,可惜还是晚了一步,邵义俊失踪了!

 而马朋朋就没有这么幸运,他上午还是高级干部,下午就成为了阶下囚。

 经过审问,自知无望幸免的马朋朋代了确实是邵义俊和他招呼了,让他帮忙传消息进来,而且他还供认,邵义俊在电话里向他明说过,那三个小氓全部都是他指使的,主要原因就是上次职务调整过程中,刘思远从中作梗没有给他交通运输厅常务副厅长职位,他心怀不满蓄意报复。

 他这一代,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案子破了,总算给上面有了代,下一步工作无非就是追捕邵义俊。

 说起来邵义俊同志的腿脚还真是快,省纪委同志已经算的高效了,钱达仁同志都没有经过纪委常委会讨论,直接拍板去拿人,结果冲到他家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甚至厨房里还有点油烟味,感觉刚走没多久。

 随后省厅封锁了他家附近所有道路,但就是找不到人,整个人仿佛人间蒸发一般。

 当天下午,省委常委会召开紧急会议,常委们一致同意,免去了邵义俊的公职,并且开除籍,责令公安部门抓紧时间追捕。

 在黔周众人都认为案子就此告一段落,剩下的就是追捕戏码的时候,有一个人显然是例外,那就是公安部派下来的荆沿。

 荆沿在自己房间里向陈君汇报了这一情况,后者当时没说什么,挂了电话问了声住在她家里的方心怡。

 方部长正懒洋洋的偷得浮生半闲,在睡午觉,迷糊糊间听到已经水落石出,但是邵义俊失踪后,她第一反应就是:“我咋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m.IMuXs.Com
上章 官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