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杀.猎爱.计中计 下章
第五章
这是金茉蝶和“璇”签约后的第一件case…帮一位当红歌星拍MTV。

 “导演,凯尔的黑眼圈好深哦!”化妆师跑过来说。

 凯尔是当下走红的男歌星;一方面他嗓子不错;另一方面,也是最大的因素,就是他长得帅。

 “废话!凯尔那么红,当然天天赶通告,你就不会把粉底打厚一点啊!快去啊!还楞在那儿做什么?再过五分钟就要开拍了!”导演凶巴巴地吼完化妆师,立即换了一张温和笑脸,转向金茉蝶。“克莱儿,你准备好了吗?”

 “可以了!”金茉蝶点点头,不心想;如果她没有在香港闯出名声,那导演对她还会如此“和颜悦”吗?

 当然会!而且会对她好得不得了,甚至收她做地下夫人。

 “好预备…五、四、三、二、一!开麦拉!”

 这支MTV是有剧情的那种。第一幕是…女主角看见自己心爱的人和别的女人拥吻,女主角伤心地哭着离去,而当时正下着大雨。

 这时,尚沛辽戴着墨镜悄然出现在片场,当然是李若安告诉他今天金茉蝶在这里拍MTV,他想看她,于是便来了。

 “卡!克莱儿表现得很好,准备第二幕,凯尔就位。”

 金茉蝶没有注意到尚沛辽,继续专注地工作…

 “卡!休息一下,准备第四幕。”

 尚沛辽拿下墨镜,走向金茉蝶。

 “嗨!美人!”

 金茉蝶瞥了他一眼,不说话,接过工作人员递给她的饮料。

 天生丽质的金茉蝶,加上化妆师和服装设计帮她精心装扮,看起来更加娇动人!

 “克莱儿,他是你男朋友?”化妆师要帮她补口红,看见坐在一旁英俊出众的尚沛辽,而有此一问。“哇噻!比凯尔还要帅!”

 金茉蝶只是淡淡地说:“算了吧!我没那个福分!”要抬杠,也得回家才行,这里是片场,有很多耳目!想到此,金茉蝶马上问化妆师:“有记者吗?”

 “没有。本来这支MTV明天才开拍的,但凯尔明天没空所以提前一天,因此来不及通知各大媒体,所以没有半个记者来。”

 尚沛辽保持沉默地在一旁观看。

 “为什么这次口红颜色比较淡?”她问。

 “下一幕的剧情是…当男主角告白后,女主角才知道男友对她一片痴情,然后男主角要亲吻女主角;也就是说凯尔等会要和你接吻,导演说口红擦淡一点,才不会弄得凯尔满子诩是。”说完,化妆师继续工作。

 “等等,既然如此,那我擦护膏就行了。”

 化妆师看着金茉蝶未上口红的下。”嗯,你不错,可以。”

 尚沛辽表倩莫测高深,又戴上墨镜。吻戏…

 “各就各位!灯光师,桌子那儿附近灯打暗一点。”

 金茉蝶上完护膏,走到凯尔旁边。

 “开麦拉!”

 金茉蝶和凯尔照着剧本演,终于到了“重要”时刻。

 凯尔两手握着金茉蝶的肩,眼神温柔,金茉蝶的眼神亦是;凯尔渐渐低头,吻上金茉蝶…

 这一刻!尚沛辽觉得心里很不舒服,虽说那温柔的眼神和那个吻,全是演戏的,但…他就是不舒服。

 “凯尔!”

 众人的大叫声,使尚沛辽本能地看过去…凯尔倒在地上。

 “我头很晕!”凯尔说。

 “那MTV怎么办?”胖导演着急地问。

 “主打歌的MTV我已经拍好了,主角是我,那这支MTV就找别人拍吧!别忘了.这个礼拜带子一定要交给公司,我已经没有任何空档了。”凯尔躺在行军上虚弱地说;他三餐没吃、两天两夜没睡了。

 “这…这教我临时上哪儿去找男主角啊?而且还要马上!”导演急得像个陀螺似的团团转。

 “导演,那边那个戴墨镜的男人可以吗?他长得很帅哦!”化妆师指着尚沛辽建议着。

 “把他请过来,快!”

 金茉蝶冒出几颗汗!怎么会…

 尚沛辽看看金茉蝶,答应了。他摘下墨镜,走向导演。

 每个人都在想:好英俊!比凯尔英俊好多好多!

 在这个片场里,男人至死盯着金茉蝶看,而女人的眼光则由凯尔身上移到了尚沛辽。

 如果凯尔现在不是在睡觉,那他一定不会让尚沛辽上阵;开玩笑!要是他那些垂涎他“美”已久的歌弃他而去,那该怎么办?

 “好极了!先生贵姓?要多少酬劳?”

 尽管他知道当这支MTV一在电视上播映,肯定会有一大群记者跑来采访他。一个堂堂尚氏企业的总裁,为什么要去拍MTV呢?然而,他还是决意要拍。为什么?他自己知道就好,因为将来的某一天,他们就会知道了。

 “我不要酬劳。”笑话!他又不缺那一点点钱。

 “什么!?你不要酬劳!?”胖导演以为他耳朵坏了。

 “对!”

 “太好了!我们从第二幕开始!”

 金茉蝶马上陷入战战兢兢的戒备状态中;从男主角换成尚沛辽开始,她就没来由地紧张起来。

 现在,依着剧情需要,她得伏在尚沛辽的怀里哭诉。

 尚沛辽身上有一种特殊的男气息,令金茉蝶芳心一悸,差点忘了她正在拍MTV;同样的尚沛辽也被金茉蝶发丝的香味、软柔的身躯深深吸引。

 不久,他们演到了第四幕。

 当尚沛辽深情款款地凝视金茉蝶时,金茉蝶的心…了!

 怎么会这样?从没有人能真正打动她的心;而他,只和她抬过杠,认识还不满一个星期,这…在她上,尚沛辽温热的拉回了她的冥思。

 “卡!克莱儿,你的表情太僵了,柔一点,再来一次!”

 “你爱上我的吻了?”尚沛辽附在金茉蝶耳边说,声音轻轻的,柔柔的。

 金茉蝶没有回嘴,但俏脸微红。“你不去上班,来这儿做什么?”

 “看你!”此话一出,两人之间马上沉浸在莫名的情愫里。

 “准备…开麦拉!”

 深情凝视、低头、吻…

 金茉蝶惊觉尚沛辽的舌探入她口中,并明目张胆地逗弄她的舌。

 她猛力推开他。

 “卡!克莱儿?”胖导演急得要死,只剩一幕了,他们在搞什么!?

 “我…抱歉…”金茉蝶言又止,她总不能大声宣告尚沛辽在接吻时…

 “算了,再来一次!”

 尚沛辽笑得很坏。

 “开麦拉!”

 又来了!他到底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尚沛辽加深他的吻,抱紧金茉蝶。

 不能再NG了,金茉蝶只得忍住。

 这个吻令两人神魂颠倒。尚沛辽的吻功大了得了!金茉蝶不自觉地回应他,并沉醉其中。

 “卡!可以了。”导演不识趣地喊停。

 他们俩依依不舍地分开,金茉蝶着气,发现自己还在尚沛辽怀中,她马上后退两步。

 罢才,金茉蝶的反应令尚沛辽情高涨,他吻过不计其数的女人,却从未有如这次这般有心动的感觉。

 “我不介意让你靠。”尚沛辽笑着说,然后在金茉蝶的耳畔轻喃:“你的人。”

 金茉蝶红了脸,急忙走向别处;她得理清一下自己的情感。

 终于,MTV拍完了,导演笑眯眯地走向尚沛辽。

 “呃…尚先生,你有兴趣在演艺界发展吗?像你这么英俊,一定会比凯尔还红!”胖导演看准了尚沛辽是棵摇钱树。

 “你仔细再看看,是不是觉得我很眼?”他常出现在报章杂志上。

 脖导演看了好半晌才说:“你是东亚三大企业集团之一…尚氏集团的总裁尚沛辽!?”怪不得他不要酬劳。

 “好眼力!对了,以后有亲密动作的MTV,我老婆一律不接;要是敢让她接,我就弄垮你的制作公司!”尚沛辽威胁。

 “是!”胖导演唯唯诺诺的。

 *****

 “嫁给我!”尚沛辽对被他绑架来的金茉蝶说。

 “你疯了!”金茉蝶诧异极了。

 “我没疯.我一直在找我的老婆。本来,那是因为我妈和我妹;现在,是我心甘情愿要结婚,嫁给我!”

 “你知不知道我是金茉蝶?那个本来要和你相亲的人!”

 “是吗?那更好,我们结婚。”

 “我才认识你四天!”

 “我们有的是一辈子的时间。”

 “你…”“别否认了,其实你是喜欢我的。你要是不答应,你就别想走!”他使出恐吓的手段。

 看来,这次尚沛辽是玩真的!金茉蝶心想无论如何,她一定得离开这儿,不妨先答应尚沛辽,再出国躲一阵子。

 “好,我嫁。我可以走了吗?”

 “行!先在这儿签名。”尚沛辽从抽屉拿出一张纸。

 结婚证书!

 金茉蝶愣住了…她要签吗?不签就走不了;若签了…反正他没证人,这桩婚姻不算数。

 她错了!错在她忘了这里是尚氏企业的总裁办公室。

 “等等!”尚沛辽在金茉蝶要动笔签名时叫住她。

 尚沛辽按下内线。“阿湄!把秘书部所有的人带过来,快!”

 “你…”“我不是低能儿!签完结婚证书后,一个月之内举行婚礼,我要你穿上白纱,成为尚家人。”

 没办法,金茉蝶在二十多个见证人的注视下,在结婚证书上签了名,还被尚沛辽套上订婚戒指;那只钻戒本来是在他手上的,现在套在她手上,稍微大了点。

 “向会计部提二十万,今晚请全公司员工吃饭、跳舞!”尚沛辽气势傲人地对阿湄吩咐。

 “恭喜总裁!”二十多个人天喜地出去了。

 “三天后,我陪你去试婚纱,至于礼服,跟晨攸订作就可以了。”

 天!这什么跟什么!?在短短十分钟内,她金茉蝶竟成了人家的老婆!

 *****

 “我叫夏佐,谢谢你的照顾。”那个在咖啡座突然晕倒在韦晨攸身上的英俊男子昏睡两天之后醒了;他用法语向韦晨攸致谢。

 “哪里!你住在哪儿?我送你回去。”乔傲威在洗澡,所以韦晨攸独自应对着。

 “我…”夏佐蓝绿色的眼眸黯然下来,神情也显得很忧愁。

 “怎么了?有困难吗?”送佛送上天,她不可能半途把他丢下。

 “哼!”夏佐冷哼一声,苦笑。”我有个富裕的家庭,父亲拥有男爵位,但是去年他投资失策,家产锐减三分之二,为了不破产,我父亲要我娶富商的女儿。从小,我的一切都是由父母安排的,已经整整二十六年了,我想我这一生中,唯一不能被摆布的,就是子;我想娶一个我爱的女人,陪我到老。所以我才会逃了出来,只带了护照和一些钱,但我却遇到抢匪,抢走了我身上所有的钱;我没地方往,没钱买吃的,又掉到河里…”

 “所以,你才会发高烧,晕倒在我身上?”韦晨攸接下他的话。

 “嗯。”夏佐的表情有些腼腆。

 “饿了吧?我叫些东西给你吃。”韦晨攸朝他笑笑,打电话到酒店柜台。

 夏佐偷偷地看着韦晨攸的侧面,他从未见过如此美动人的女人,真的好美好美…俏丽的短发,动人的明眸,令人忍不住想品尝的芳,还有自她身上出的一种野美及那曼妙的身材…真是女人中的女人。

 “你多高?”不知什么时候,韦晨攸已挂了电话。

 “一百八十三公分。”韦晨攸的目测无误。

 “差四公分…”

 “什么?”乔傲威穿着浴抱走进来;他们帮夏佐另开了一间房。

 “夏佐醒了,等会儿他吃之后,得洗个澡。他只矮你四公分,你就先借两套衣服给他,我再带他去这里的‘靓’拿几套衣服给他。”韦晨攸坐在沿,离夏佐约三十公分处。

 “嗯。”乔傲威打量夏佐;呵!好一个俊美的男人。

 “啊…我三天没打电话给倩了!”韦晨攸忽然忆起,又想:不知道辽和茉蝶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现在打啊!”乔傲威说。

 服务生送了餐点上来。

 “夏佐,你慢用,我们一个小时后再来。”乔傲威楼着韦晨攸出去,回首以法语对他说。

 “你法语不错嘛!”韦晨攸称赞乔傲威。

 “跨国企业的总裁,理应要会多种语言。”

 乔氏集团和达尼氏的职员至少要会中、英两种语言而经理级以上的干部,则至少必须会四种语言。

 韦晨攸笑着瞥他一眼,迳自拨电话给罗丹倩。

 电话的”嘟…嘟…嘟…”声告诉她,这支电话正在讲话中。

 *****

 “什么!?结婚!?”罗丹倩惊叫,才四天…

 “我完了!倩我半小时后回去,收拾一下行李就飞美国,你等我,拜!”金茉蝶挂了电话。

 “怎么了?谁要结婚了?”金凯烨抚着罗丹倩光滑的背问。

 “克莱儿。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才几个小时不见,她竟然和辽签了结婚证里,而且还是在二十几个人面前耶!”

 “哦?”金凯烨出一抹笑容;他已经赞成要撮合尚沛辽和金茉蝶了。

 没有察觉金凯烨的异样,罗丹倩急急打电话给李若安和唐宛。

 好个尚沛辽!手脚真快!金凯烨不佩服起他来了。

 *****

 在瑞士的韦童.挂下电话;她打的那支电话一直在讲话中…

 距离安可兰登打来的那通电话,已经四天了。

 真是祸不单行!韦童自从接了安可兰登的电话后,一直心神不宁。前天,她一个不小心,摔下楼梯,左腿骨折,至少要一个礼拜才能恢复正常;如今她只有靠电话联络了。

 今年四十七岁的韦童,看起来不过才三十五岁左右,身边仍有不少追求者,但她早已立誓今生只当尚可书的子。本以为尚可书死了之后,她的情感世界应是风平静,没想到,现在却起了这么一个超级大风波。

 二十五年前,她真的不该悔婚吗?

 不她从不后悔,因为那么做,她和尚可书才得以拥有十九年甜蜜的日子。而现在,她要保护她和尚可书共同的爱…韦晨攸和尚沛辽。

 她不会让韦晨攸嫁给安可兰登的养子绝不!

 *****

 “你真的要跑到洛杉矶去?”罗丹倩看着正在收拾行李的金茉蝶。

 她不想告诉她,结婚要有公开仪式,而且必须注册才算数。唉!这个在香港住太久的女人,这下被骗惨了!没办法,这一切都为了辽,她相信他们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快冤家’。

 “嗯!”金茉蝶想到什么似的猛然抬头。”嘿,你和我哥可别告诉姓尚的我去了洛杉矶。哦!我翻脸可比翻书快,就是亲哥哥和好朋友都一样!”

 金凯烨笑着点点头。“没问题,尚太太,我们不说!”

 罗丹倩忍俊不住,轻笑出声。

 “金凯烨,你小心点!否则我扒光你身上的衣服,再把你绑在红绿灯上,让开跑车、卡车、轿车、骑机车、脚踏车,还有行人全部看清楚你、认识你!因为我会在你的肚皮上写:‘我是金凯烨!’哼!”金茉蝶咬牙切齿地威胁。

 那番气话引起金凯烨和罗丹倩一阵爆笑。

 “我要走了!”丢下话!金茉蝶匆匆出门了。

 *****

 “什么!?安可兰登。卡迪!”尚沛辽紧握住话筒,他知道韦童二十五年前和他亲生父亲尚可书私奔的事。

 韦童电话打不进去韦晨攸的住处,改打到尚氏集团…

 “什么!?他人在法国!?而且要攸嫁给他的养子,以报二十五年孤独之苦和您弃他之仇!?”尚沛辽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用吼的。

 笑话!有人叫他不娶老婆的吗?

 “我马上飞去法国。我没有晨攸的电话,也不知她在哪家酒店落脚,但乔傲威和她在一起。”

 “这下可真糟糕!我又从楼梯上摔下来,左腿骨折,行动不便,不能去找他们。”

 “什么?您从楼梯上摔下来骨折了?您没事吧?妈!”听到韦童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消息,尚沛辽既紧张又关心地问。

 “没事的,你快去找女女吧!我脚伤一好,马上飞回台湾等你的消息。”韦童的嗓音总是柔柔的。

 “嗯!”尚沛辽心慌意地挂了电话不到一秒钟,电话又响了起来。

 “尚沛辽,哪位?”因为上一通电话的关系,尚沛辽的语气稍嫌暴。

 “金凯烨。我可爱、人的妹妹拿了行李、护照,跑了!”金凯烨笑嘻嘻的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跑了!?”尚沛辽的吼声震动了玻璃窗,手一掌拍下,桌子差点没裂成两半。

 金凯烨有先见之明,早把话筒拿远了。

 刚刚才在广岛投下一颗原子弹,五分钟内又在原地投一颗…广岛要沉了!

 “她去哪儿?”

 “不行说,我答应小蝶了。她还威胁我,若我敢透半个字,她要把我衣服扒光光,绑在红绿灯上昭告天下。”金凯烨还在笑。当然,原子弹又不炸他!

 “一点都不好笑!你要是再不说,我绝对先让你下地狱!”真是的!这时候来火上加油,嫌他火气不够大,烤得不够吗?

 “啧!啧!我说妹夫呀,火气别这么大嘛!我虽然不能说,但可以用暗示的啊!你在半小时内,赶来晨攸和罗罗同住的大厦,OK?拜!哎…好心地提醒你,火气小一点!免得等会儿车开到一半,突然来个大爆炸,你这个美男子就成了一堆灰烬了!”说完,他马上挂掉电话。

 “金凯烨!”尚沛辽大吼。他怒气冲冲地挂了电话,抓起钥匙,冲向停车场。

 嘿!发现了吗?尚沛辽、金凯烨和乔傲威三人关系非比寻常哟!他们似乎早就识了…

 *****

 “威,我想最晚在后天回台湾,法国的时装发表会,我看了最重要的两场可以了。”

 “也好。”乔傲威宠溺地拥着韦晨攸。

 “夏佐也跟我们一起回去。”

 “什么!?”她说的是真的吗?不会吧!

 “我答应他了。”韦晨攸有些撒娇地说。

 “我总觉得你对夏佐太好了,我很嫉妒的!”乔傲威低喃。

 韦晨政微微怔冲了一下,她没想到乔傲威会说得这么白,不过,她很高兴,高兴他在嫉妒。

 靶动之馀,韦晨攸紧拥着乔傲威,说:“没人比你更好了!”

 乔傲威也热烈回拥,他要韦晨攸一辈子都待在他怀里。

 门外的夏佐,看着相拥的两人,一丝冷笑浮上嘴角;原来韦晨攸比传闻中这要美、还要动人心弦;他夏佐。卡迪要韦晨攸,要定了!

 *****

 圣罗兰大厦,十二楼A座。

 “她到底跑去哪儿了?”尚沛辽心里搁着两个大美人的事,有些心浮气躁。

 唉!女人也许不是祸水,但确定可以让一个正常的男人烦到发疯。他自嘲地扬了扬嘴角,哈!他要发double的疯了…一个远在法国,一个在这地球的某个角落…唉!他不疯也难!

 “美国。”金凯烨依然悠哉悠哉的。

 “还大峡谷啊!”尚沛辽忍不住又吼他;这家伙故意耍他的嘛;美国那么大!

 “我不反对你去那里找小蝶啦!”金凯烨似乎不怕死,继续大力地拔着正在发怒的狮子的胡子。

 尚沛辽眼里燃着两团熊熊烈火。该死的金凯烨!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跟他打哈哈!他后侮在高中时和金凯烨同班同校,他是个恶魔,欠扁的恶魔!

 “熄火!熄火!你今天一直‘河东狮子吼’来,润润喉,别伤了嗓子。”金凯烨陪笑地递上一杯冰水。

 润喉?他怎么不乾脆叫他去泡个温泉、按个摩、吃个饭!?

 “你还耍嘴皮子,现在连远在法国的晨攸也要出事了!”尚沛辽喝下冰水,要自己冷静冷静…

 “什么?”罗丹倩的嗓音不自觉提高了一度。

 商沛辽把安可兰登的计谋大略地说了一遍。

 “哦…事情不妙!”金凯烨的表情略微严肃。

 “现在告诉我金茉蝶在哪儿,我一解决晨攸的事,马上去找她!”

 天!他妹妹该死的是世间难得一觅的大美人,若她是丑得令人想吐,那他也不用这么担心,但她偏偏…

 “克莱儿,她…”罗丹倩想起她和金凯烨对金茉蝶的承诺,又止住不语。

 “不能明说,那就用暗示。”金凯烨提醒她“暗示”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快暗示吧!”

 “在这之前,你必须笞应我一个条件。”罗丹倩下但书。

 “说吧!我答应。”

 “你必须要在三个月内娶到克莱儿!你有她签名盖章的结婚证书和二十多个见证人,证婚人签名了吗?”

 “签了!”

 “那好办!你花了二十万请全公司员工吃饭,现在,他们全知道你结婚了,也算有公开仪式,再去注册,你们的婚姻关系就落实了;然后,你公开向传播媒体和全商业界宣布,你和金茉蝶三个月之内要举行盛大婚礼,如此一来,全世界都知道你娶了她,就算前面那个不算是公开仪式,那这个总是了吧!切记三个月之内,你一定要带着克莱儿出现在婚礼上。”罗丹倩详细地教他。

 “没问题,你知道晨攸她住法国哪间酒店吗?”尚沛辽问。

 “攸在巴黎有个小屋,但她的小屋正在装修,她好像说住在‘香榭酒店’!”罗丹倩回忆。

 “大酒店好找。”尚沛辽松了一口气。

 “如果攸打电话回来,要告诉她吗?”

 “告诉她,让她有个提防。”

 “嗯!你什么时候去法国?”罗丹倩颇为关心。

 “明天。”

 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闷闷地蔓延在屋子内…

 *****

 印一个轻吻在睡的乔傲威角边,韦晨攸打了通电话到巴黎的“靓服饰”

 “夏佐,走吧!”韦晨攸要带夏佐去挑衣服。

 “嗯!”巴黎的“靓服饰”占地一百多坪,只有一层楼。

 “嗨!法斯珂,好久不见。”进去,一个丽的女子笑地走了过来。

 “好久不见了,凯莎琳。”韦晨攸和凯莎琳互拥,并亲吻对方脸颊。

 “瞧瞧你,愈来愈美了,真是让我嫉妒!”凯莎琳拢拢咖啡的波卷发。举止间充满了妩媚,她是‘靓服饰’在法国的总执行。

 “说笑了,乔拉斯呢?”乔依斯是“靓服饰”一百二十七名设计师中,前十名的名设计师之一。

 “她到里昂去了。”凯莎琳注意到一旁的夏佐,问:“法斯珂,这是你的男朋友?涸啤哦!”“不!我男朋友在酒店休息,这是我朋友,我带他来挑几套衣服。”韦晨攸差点忘了夏佐。

 “你好!我是夏佐。”夏佐自我介绍,并朝凯莎琳稚气地一笑。

 凯莎琳上下打量他一会儿,开口:“他很适合乔依斯新设计的‘男’系列衣服。”

 “嗯!”韦晨攸赞同,乔依斯的设计很有独特的风格。

 “来吧!”凯莎琳引他们到最里面的一个柜。“喏!这里都是‘男’系列衣服共有三十二套。”

 一个小时后,韦晨攸和凯莎琳帮自称眼光不好要人帮忙的夏佐,挑选了十四套款式不甚相同的衣服。

 “行了!凯莎琳你能在晚上六点之前把这十四套衣服送到酒店吗?”韦晨攸把她住的酒店和房间号码为在一张纸上。

 “可以回去台湾之前,我请你吃顿饭。”凯莎琳和韦晨攸情很好。

 “明晚吧!”韦晨攸提时间。

 “好!‘衣恋’时装发表会要展开时,别忘了通知我,我也要到台湾去!”

 “嗯,拜拜!”

 走出“靓服饰”韦晨攸没看到埋在雪堆里的阶梯,绊了一跤,及时被夏佐接住,而且很不凑巧的,她的触碰到他的嘴角。

 “抱歉!”韦晨攸有些不自在,勉强站起来,却因脚踝疼痛而踉跄了一下,且再次被夏佐接住。

 “怎么了?”夏佐把刚才的悸动藏在心底。

 “可能扭到脚了。”韦晨攸皱眉。

 “能走吗?”

 “试试!”韦晨攸吃力地站起,走了一步,她哀叫一声:“啊!”跌坐在雪地上。

 夏佐笑了笑,摇摇头,走过去不费力地一把抱起韦晨攸。

 “你…”“你这么走一步,哀叫一声,然后跌坐在地上,我们怎么回酒店?”夏佐笑问。

 韦晨攸不再说话。

 夏佐的怀抱涸祈阔,也很温暖,但,还是比不上乔傲威的。

 乔傲威那张极英俊,有点儿气,五分像汤姆克鲁斯的脸庞,浮上韦晨攸眼前,她甜甜一笑…

 *****

 “韦韦,你怎么了?”乔傲威紧张地看着夏佐怀中的韦晨攸,不觉有一丝丝醋意。

 “脚扭到了!”韦晨攸两手自夏佐脖子上放开,朝乔傲威伸去。

 乔傲威懂她的意思,走上前抱过她,将她轻放在上,掉她的鞋子,仔细地检视脚踝。

 “还好没有肿起来,休息两天就好了。”乔傲威动作温柔地捏着韦晨攸的脚踝,不忘对夏佐说:”谢谢你了!夏佐。”

 “哪里!”夏佐一笑感觉有点淡漠。

 *****

 唐亚菲烦闷地着烟,一旁的烟灰缸里,已盛了大约一、二十个烟蒂。

 烦死了!般什么!?金凯烨从那次舞缓筢,有整整两个月没来找她了;更糟的是,她怀孕了!不是金凯烨的…她常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

 懊死的避孕葯!害她怀了孕。虽然她知道吃避孕葯不能百分之百避孕,但…

 可恶!

 记得那天,金凯烨是在晚上十一点半走的,送他出去后,唐亚菲遇见唐家尧的同事…高平函,长得白白净净,算英俊的了,类似小白脸那种,有点的。

 “你情人?”高平函挡住她的去路。

 “干你什么事?”金凯烨一不在,唐亚菲就变了样。

 “辣的,我喜欢!”高平函语带轻佻。

 唐亚菲看看他,是英俊,但和金凯烨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走开!”唐亚菲推开高平函,走回房里。

 她下晚礼服站在长镜前端详自己。她不够美吗?为什么金凯烨对她总是不很热络?

 “好美的身材!”高平函的声音从唐亚菲身后响起。

 “你怎么进来的!?”

 “你门没锁,我进来时帮你锁上了。”他的笑,放肆的眼神览唐亚菲只着内衣和丝袜的体。

 “你…出去!”唐亚菲遮也不是,不遮也不是,尴尬极了。

 “至少得等两个小时后。”

 “你不怕我告诉我哥?”唐亚菲威胁。

 “你会告诉你哥,你和我上过吗?”高平函反问,一步一步近她。“我想和你上,已经想好久了!你很,不是吗?”

 “你…我会尖叫!”唐亚菲仍反抗,但心里已有些屈服。金凯烨让她意犹未尽,甚至开始期待下一次,她是个不能没有””的女人。

 “是尖叫还是叫?”高平函一手握住她的下巴。“你不会不知道你家有隔音设备吧!”

 唐亚菲还想说些什么,但高平函已一手扯下她的罩。“啧!啧!真美妙的东西!其实,你是很想要的,对不对?”

 说完,两条人影先后倒向铺。

 “等等,你不做防御措施吗?”唐亚菲从高平函的热吻中模糊地问。

 “用那种东西根本没感觉!”高平函住下攻击唐亚菲丰

 “你不怕我有病?我不想怀孕,我要吃葯!”她挣扎着起来,从头柜拿出葯丸。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高平函下唐亚菲仅馀的内和自己的衣服。

 回想起来,高平函的上技巧和金凯烨几乎不相上下,但,还是差了点;因为他只顾自己,对于一些较温柔的爱抚比较少。那次之后,高平函还时常来找她。捻熄手上的烟,唐亚菲站起来。

 她千方百计地要得到金凯烨的宠爱和真心,但现在她竟怀了别人的种;而金凯烨也已两个月没有找过她。

 本来,唐亚菲还怀有一丝希望,希望那小孩是金凯烨的,但…

 想到这儿,唐亚菲气得打破两只花瓶…高平函骗她说他结扎了。

 “我结扎了,要不然,老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跑出来一堆儿子、女儿的。”

 她竟信了他的话,和他巫山云雨了好多次…记不清了。

 哪个男人会这么轻易地冻结自己的种?这是唐亚菲事后来才想到的。

 斑平函存心要唐亚菲怀了他的小孩,才能明正言顺地入侵唐家;因为唐亚菲的父亲相当有钱。

 但唐亚菲要的是金凯烨,他英俊人,而且钱多得数不清。

 她冷冷地注视梳妆台上那张照片…私家侦探告诉她,金凯烨似乎爱上这个女人。

 相当可恨的女人!长得太漂亮了,漂亮得足够从她身旁抢走金凯烨。

 一抹诡异的笑,浮上唐亚菲的嘴角,她昨天一整晚都在想办法…一个能得到金凯烨和赶走罗丹倩的办法。

 唐亚菲趾高气昂地走出房间。

 “菲菲和平函约好啦?”经过她房门前的唐家尧停下脚步问,他知道他妹妹最近和高平函走得很近。

 “哼!”唐亚菲一脸不屑和鄙夷。“别提他了!告诉爹地,我今天不回家吃晚饭。”

 望着妹妹的背影,唐家尧叹了口气。唉!好久没看见韦晨攸了,她…好吗?

 自从那天他为了找韦晨攸打电话到“靓”得知她已和乔傲威在一起后,唐家尧已经放弃追求韦晨攸了;他比不上乔傲威,只能在心里默默想着她…  M.imUxS.cOM
上章 女杀.猎爱.计中计 下章